葉子武士

[士金]恋爱三十题三篇

空里流霰:

又是三题弃,生无可恋.jpg


什么时候才能写出言金傻白甜



3.看电影


卫宫士郎有点沮丧。


此时此刻,他正和吉尔伽美什窝在他的小房间里看电影。吉尔伽美什坐在地上,面前摆着士郎的爱心小饼干,右手握着一罐可乐,左手一块一块拣着饼干吃。


灯是关着的,士郎看着吉尔伽美什的面孔一下子被屏幕的光线照亮,一下子又沉入茫渺的黑暗里。黑暗是个好东西,它能将距离扯成丝线,一点一点编成柔软暧昧的罗网。


对于一对恋人而言,那是正好的气氛。


那么沮丧究竟从何而来呢?士郎将栖在吉尔伽美什身上的目光转向正在播出的电影,成群的丧尸奔涌在车站里,贪婪地吞食着生者的世界,但他无法将哪怕半分的心神沉浸于此,那点纠纠缠缠的小情绪一直将他往吉尔伽美什身上拉扯,竭力想从那不时眨动的眼睫、明暗闪烁的眸子里找到什么,反倒是对方一直保持着安静与专注。


直到演职员的名单取代了画面,士郎的一颗心才终于安定下来,但又仿佛同时坠入失落的湖水,他讷讷地怔了半晌,终于还是有些紧张地开了口。


“电影……你觉得电影怎么样?”


“本王有点害怕。”吉尔伽美什在对方的目光里自在地舒展了身体,像蝴蝶抽出翅膀般展现着腰脊优美的线条,艳丽的眸子里盛满宛转惑人的笑意,“所以,你打算怎么办呢?”


卫宫士郎,缺乏恋爱经验的十九岁青少年,怀着让过于强大的恋人展现出脆弱一面的宏大悲愿,一败涂地,体无完肤,再一次地。


5.接吻


吉尔伽美什的舌头柔软又灵巧,温热的唇瓣满满都是诱人的香甜味道,激烈的魔力交换让两个人的面颊都染上了红晕,然后——


士郎再也无法抑制住脚尖的酸软,倒进了吉尔伽美什怀里。


所以身高差真的是比三观不合更可怕的鸿沟。


士郎感觉到吉尔伽美什摸了摸自己的脑袋,想到那家伙的眉眼里一定满是戏谑但又让人完全无法生起气来的笑意,于是愈发抬不起头来,干脆死死赖住了吉尔伽美什衣服上的那片温柔香气。


“起来了小鬼。”


没有动静。


“或者你想让本王现在就走,等你长成那个faker再回来?


士郎不情愿地抬起脸,颇为受挫地看着他的恋人,完美无瑕,不可一世,却如幻梦一般留在他身边的恋人。他至今仍在质疑这究竟如何发生,但他同样下定决心要让他们共度的日子久一点,再久一点。


身高167cm的卫宫士郎,决心要成为红Archer一样的男人。


26.结婚


在递出手里的东西时,士郎只觉得自己心如擂鼓,耳朵被血液涌动的声响灌满,连自己喉咙间发出的那句“请你收下”都无法听清,不过好在他不必因自己语气里的惶然无措而羞愧了。


少年作为礼物的指环看起来普通极了,银色质地上连半块宝石也没有,只有几道海浪波纹般的线条作装饰,对于拥有丰富珍藏的吉尔伽美什而言实在寒酸得过分了。


也许是为了不让少年脸上的困窘再加重几分,吉尔伽美什收下了这个小东西,但他的表情显得毫不在意,好像这份特殊心意还不如士郎亲手煮的一盘咖喱让他感兴趣。


“等等吉尔伽美什,你不把它戴上吗?”


吉尔伽美什慢悠悠地“哦”了一声,看起来仍提不起多少兴致,士郎只好握住他的手指,将金属小环顺着无名指的指尖缓缓滑下去。这份庄重感让吉尔伽美什有点吃惊,于是他猜出这件事对常怀着点幼稚想法的小鬼大概是个颇有分量的仪式,所以他只是挑了挑眉,没将打击自尊心的话说出口。


士郎看着吉尔伽美什手指莹白的皮肤和那枚指环在阳光下共同闪着光。这确实是个仪式,尽管他们没有教堂,没有祝祷,没有被抛起然后纷纷扬扬散落在青草地上的玫瑰花瓣。


但已经足够了。


END?

【士金】这也是一种可能性

里世界:

这也是一种可能性




 


  过于强烈的冬日阳光,在经过高楼玻璃的不断反射再刺入士郎的眼中后,那一瞬间产生的刺痛让他以为自己看到了幻觉。


  在街的对面,裹着瘦长风衣把下巴埋在围巾里的人,那一头耀眼的金发让士郎想起了某个不应该存在于这世上人……或者说是不应该存在于这世上的Servant。


  信号灯变化,湍急车流淹没了黄金Servant的幻像。


  卫宫士郎放下手中沉重的购物袋,揉了揉自己酸痛的肩膀,伸了个懒腰,望着从楼从的间隙中露出的,湛蓝如洗的天空。


  还在想些什么不着边际的东西呢,圣杯战争已经结束,saber和凛都留在了自己身边。甚至就连被当成圣杯容器的慎二,在被凛救出后也活了下来。


  已经没有什么可担心的了,那个被Archer爆头又被圣杯吞没的英雄王的幻影,并不会对自己的生活产生任何影响。


  人行灯变绿,士郎放下手臂重新提起购物袋,带着某种轻松的心情,开始考虑晚餐的搭配。


  但是。


  “咦?!!!!!!”


  幻影,没有消失。


  不、等等、等一下等一下,一般来说这种列车驶过的写法,不应该是车过去后刚才还站着人的地方变得空空如也才对么?!为什么那个家伙还立在那里?!


  金色的幻影不但没有消失,反而变得更加清晰。虽然对方闭着眼睛导致士郎无法确认那标志性的红色瞳孔,但是经魔术加强后的视力能够很清楚的确认对方的容貌,那常人无法拥有连相近都不可能的华丽容颜,确实是那个被黑色圣杯一口吞的英灵没错。


  “不,等……”


  卫宫士郎的大脑陷入了短暂的当机状态,他掐了自己一下确定现在不是在做梦,又在头脑中把那一天的景象进行了无数遍回放,确定记忆中的场景不是在做梦。那么街对面的那个英灵才是梦……?也不对,他的梦自己怎么可能看见??


  他又把那个英灵从头到脚的扫视了一遍,既不是半透明的,也没有漂浮在空中。虽然见到他的时候大多是一副狰狞或扭曲的表情,导致现在这副安静的样子看起来有点别扭,但眉眼的形状分毫不差,肯定本尊。金色的头发软软的趴伏下来,隐约还能看到那对金色的耳坠。米色的围巾用能用肉眼鉴别出来的柔软质地标明了自己的昂贵。而那款白色的大衣,也曾被凛指着时尚杂志评价为‘不可能有人买的起,只是放在橱窗里落灰充门面的货!’,除了那个金色英灵,士郎不认为整个冬木市还有别人能够拥有这等土豪的手笔。


  与站在阳光下的士郎不同,金色英灵所在的区域完全被大楼的阴影遮住,在道路的正中央是阴影的界限,两边黑白分明,宛如两世界。


  对面的英灵似乎并没有注意到自己,从看到他开始直到到现在,一直维持着闭眼站立的姿势,就连滚过去的洋葱撞到了他的鞋尖也没有反应。


  ……洋葱?


  士郎回过神来,发现不知什么时候自己放开了袋子,全身的魔术回路开启精神高度紧张,已经进入了战斗状态。


  “…………”


  如果是英灵的话,应该能立刻感应到这气息然后回应才对吧。士郎有些疑惑的盯着对面,突然发现从胸腔起伏的幅度和节奏来看,吉尔伽美什他……睡着了?!


  在大街上,就这么站着,睡着了?!


  犹豫了几秒钟,士郎最终还是用要把滚过去的洋葱捡回来这个理由说服自己去对面看看。小心翼翼的跨过明暗的界限,一瞬间笼罩下来的阴冷让被阳光晒得暖洋洋的身体有些不适应。


  一步、两步、三步,四步……本来是打算慢慢靠近的,但是在走到一半的时候人行灯突然变了颜色,遵守交规的好少年卫宫士郎下意识的跑了起来,两步跨域过了剩下的距离。


  糟了——!


  脑中响起这样的念头,这么大的动静肯定把对方弄醒了。然后就是旺财来一发,而自己还两手提着东根本没有应战的准备。士郎下意识跳开两米远双臂十字交叉护在胸前。半响没有动静,才小心翼翼的从手臂上方观察对方的反应。这时他发现,吉尔伽美什的身子已经靠着信号灯杆滑了下去。


  很明显,对方依然处于熟睡状态之中。


  “这可………………怎么办……”


  于是,捡回来了。


  变成了英雄王团在自家里啃饼干的现状。


  这是……这是……这这这这这这这这这这这这是是是是是是是是为毛毛毛毛啊!!!!!!


  卫宫士郎,抱头嚎叫。←仅限于心中。


  当时确实是觉得不能放着他不管,并且还存在着‘这其实是长的相似的其他人’的侥幸心理。而且就算是本尊,士郎也对他为什么能留在现世这件事感到十分好奇,而想要等他醒了一探究竟。最主要的是,就算自己把他带回去了,也还有英雄王不可能留在自己家的三重保险。首先凛不会同意,其次Saber不会同意,最后英雄王自己醒来后,肯定也会一发旺财拆了卫宫宅拍拍屁股走人。


  但结果是,凛居然两眼发光的同意了,而Saber,在凛对她耳语了什么之后,居然也流着口水两眼发光的同意了。


  至于原因,士郎默默地把晚餐剩下的法式煎鹅肝罩上保鲜膜——他大概明白了。


  士郎期望中的最后保险吉尔伽美什本身,在当晚士郎为凛的决定而嚎叫的时候醒了过来,用介于刚睡醒睁不开眼和一脸鄙夷之间的微妙目光把众人扫了一遍后,一头栽倒在茶几上,继续睡。


  消化不了的东西,不管是第一次还是第二次,终究是消化不了的东西,该吐出来还是会吐出来的。因此,第二次成为圣杯呕吐物的英雄王,再一次获得了在世间存在下去的肉身。但Servant终究是Servant,没有了Master就会消失,魔力不足也会消失。


  就目前状况来看,圣杯被破坏无法回收Servant和他阶级本身的单独行动能力似乎解决前一个问题。至于后一个,吃还有睡,英雄王似乎继承了Saber刚被召唤出来时的状态,而且比她更甚。如果魔力不足的话就会被强制进入睡眠,经常站在那里两分钟不说话就已经睡着了。食量的话单就一顿饭来说其实比不上Saber,但从士郎看到的来说,几乎只要是清醒的时候,他就在进食,总进食量不可估计。


  当然这并不意味着曾经欠抽欠打欠揍的英雄王变成了个温柔善良好养活的人形提款机,怎么说呢……在现在的他身上似乎有个开关,关上的话就是非吃既睡的省电模式。一旦打开的话依然会那个变成欠殴打的英雄王。


  而且非常麻烦的是,现在的吉尔伽美什没有足够开启王之财宝的魔力,所以如果要打起来的话,必然会认真相对。认真的英雄王是个什么概念?在圣杯战争中对着王财全开,但因轻视对手而疏忽大意的英雄王取得完胜的士郎,对着现在的吉尔伽美什打十场就得输十场,这是士郎挑战了十次后得出的结论。当然,鉴于士郎是个永不服输勇于挑战的好少年,谁都无法保证没有第十一次。


  唯一值得欣慰的一点,因为魔力不足持续处于疲乏状态的吉尔伽美什,似乎懒得去和这一家子魔术师算旧账。不然单就‘身为一个杂种居然胆敢直视王的光辉’这一点就够士郎和凛喝一壶的了,更别提复制他的宝具砍掉他一只手以及在他额头上来一刀再一脚踹进圣杯里……


  每每思及此处,士郎总是要停下手里工作去擦额头上冒出来的冷汗。


  抬头看了看墙上的表,已经快到晚餐时间了。想起冰箱里的食材已经消耗的所剩不多,士郎起身准备去商店街进行采购。


  士郎在玄关整理购物清单的时候,金色的从者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了他身后,几乎已经睡着了的样子,半眯着的眼睛稍微睁开一点瞥了士郎一眼,随即就阖上了。


  嘴角抽搐,卫宫士郎无言的沉默着。


  感到荣幸吧渣滓,本王也要外出所以特许你同行,感激涕零的接下这王的恩赐吧。


  ↑士郎从他的眼神里读出了这样的信息。


  反手拉着吉尔伽美什的袖口,如同导盲犬一样牵引着梦游般的金色从者前行。说实话,其实士郎对这么做感到非常别扭,两个大男人在街上拉袖口什么的,商店街大妈们射过来的诡异目光让士郎尴尬想要就地刨坑钻进去。但在经历过在睡梦中前行的吉尔伽美什一头撞上商场柱子,然后暴怒报销了柱子导致百货商场变成危楼的事件后,士郎觉得还是把别人的眼光当成浮云比较好。当然,毁坏商场的事并没有要求卫宫家赔偿,毕竟商场的所有人就是那个闹事的家伙……


  除去以上这些,卫宫士郎还是非常愿意和吉尔伽美什一起出来采购的。首先,不知为什么,明明是个男人但吉尔伽美什的华丽气场似乎是男女通吃的,不管是卖鱼的大叔卖菜的大妈还是电器城搞促销的软妹子,似乎都相当心水吉尔伽美什的这张脸。有这个闪闪发光的生物在身边,促销力度翻翻赠品加倍甚至免费赠送之类的便宜士郎可没少吃。还有一点……


  手中拉扯的布料突然停了下来,士郎刚回过头,一根芹菜就划着抛物线越过他的头顶落入了他的购物车。


  偶尔的偶尔,吉尔伽美什会突然把一些东西扔进士郎的篮子里,这些东西是否在采购清单上的完全看运气,但这些东西有一个相同点,就是味道全都超乎想象的好吃。混在平民货里的极品食材,应该是这样的东西。


  吉尔伽美什有看穿事物本质的能力,虽然把这种能力用在挑选食物上有点……呀,怎么说呢,憋屈?


  但反正很好吃,所以管他呢。


  如果可以的话,像上次那样从特价牛肉中选出堪比神户牛肉的极品的事件【括号君】由于士郎没有吃过真正的神户牛肉,所以这里只是一个比喻【括号君完】,请再触发一次。虽然事后被肉的美味感动到神经错乱,以至于士郎和凛居然意图给他一个拥抱,而导致了士郎砸穿两层墙壁飞出了卫宫宅这样的事情,但其充其量也只是一个小小的插曲,不用在意。


  啊?你说凛?有Saber护着她,安全1000%啊。


  “喂——!”


  手中的触感一变,没有打任何招呼,吉尔伽美什突然从士郎的手里抽回自己的袖子。等士郎回头望的时候,对方的身影已经淹没在人群深处了。


  对方要去作什么这件事,根本不需要猜测。


  “…………”嘴角抿起、绷紧,带着没名的烦躁情绪朝吉尔伽美什消失的地方又看了一眼,士郎转身走向回家的路。


  士郎曾经非常疑惑吉尔伽美什为什么愿意在自己家住下,虽然家里有Saber在,但是按照那位王的性情,怎么着也应该是用鼻孔朝天的对这简陋的环境鄙夷一番,然后向Saber提出让你见识一下什么叫能匹配的上王的住所。之后就是让人想摔辣度五星级的麻婆豆腐到他脸上的炫富运动。


  但英雄王却仿佛变了性情的一般的既来之则安之,甚至在这里住下后几乎能保证每天回来。


  关于这点发出疑问后,“因为这里有两个魔术师啊。”得到了这样的回答。


  虽然这么说,但那家伙又不会缔结契约……到底是什么意思啊。


  一开始,士郎像这样疑惑过。


  但在某一天夜里,房间的门突然被摔开,把自己按倒在地骑上来的吉尔伽美什,他冰凉的手指和急促而痛苦的呼吸,以及能感应到的他身体里魔力不规则的流动,和那句“放血,上我。二选一。”的命令,让士郎恍然大悟。


  直接的魔力来源,长期的魔力储备,仅此而已。


  虽然高傲到目空一切,但毕竟也是领导过一个国家的王,优先在不利的环境中为自己找到生路,这样的判断能力他还是有的。


  第一次,惊慌失措的少年放出了自己身体近三分之一的血。之后,他选择了拥抱他。


  不得不说,不管是嘴角染血的王,还是面色潮红金发凌乱的王,都非•常•的•美•丽。


  神啊,如果您已经创造出了如此美丽的生物,为什么还要制造出其他污浊不堪的人类呢?


  让人不禁产生这样的疑问。


  即便如此,想要不依靠圣杯,仅靠几场性爱和吃饭睡觉来维持一个Servant的存在,还是不可能的。经常性的,吉尔伽美什会去【狩猎】。


  如果只是为了获得魔力,从效率角度来讲,Caster的方式应该是最佳选择。可惜英雄王并不是魔术师,并不具备相关技能。即便如此,获取魔力的方式依然有很多种,像士郎第一次那样用血液来传递魔力也是一种很有效率的方式。可一般情况下吉尔伽美什选择的,却是性交。既能补充魔力又能得到乐趣,何乐而不为?


  而且古美索不达米亚的民风似乎相当开放,百无禁忌,男女通吃,老少通杀。


  沾染在那身昂贵大衣上带回家来的味道,有时候是雪茄,有时候是高级香水,也有时会带回来廉价酒精的味道。不管哪一样,都与这所安静的和风房屋格格不入,使士郎感到十分烦躁。


  吃过晚饭,女生们先一步去洗澡,留下士郎一个人守着电视机喝茶。玄关传来拉门的声音,随后是袋子拖在地板上摩擦的声音。士郎知道,自家……不对是住在自家的英雄王纵欲归来了。


  “什么啊小鬼,只有一个人么,这种凄凉落魄的样子还真是符合平民低贱的身份呢。”


  “姆嗯……”一回来就是开关打开的模式是要闹哪样


  看起来今天他被喂的很饱,吉尔伽美什难得结束梦游状态一副精神满满的样子。坐下来的时候会疼吧,看着往被炉里缩的英雄王,士郎有些阴暗的在心中哼哼。


  或许吉尔伽美什生活的时期两河流域天气炎热,现在的他似乎非常怕冷的样子。就算在屋里也不会把大衣脱下来,和穿着单薄的套头衫的自己和穿着裙子的凛以及Saber共处一室时,总会让人产生时空错乱的感觉。当初圣杯战争的时候完全看不出来,而Saber也说过Servant不会惧怕寒冷,但这点在获得肉身的英雄王身上是否实用就不得而知了。


  然后还是那个魔力不足的老问题,和士郎接触过的其他Servant不同,吉尔伽美什的身体总是冷的像冰,或许这也是他怕冷的原因之一。


  嗜睡,暴食,怕冷,缺乏魔力带来的问题远不止这些,据吉尔伽美什本人说,有时候还会出现五感中的某一感消失的情况。比如味觉,自再次君临这个世界后就一直不太灵光,因此才可以忍受杂碎口感如同白纸一样的平民料理。←最后一句是原话。


  没有了圣杯,也不再对Saber感兴趣,凭着这样一幅身体,也无法去享受所谓王的愉悦了吧。既然如此,明明存在的如此痛苦,为什么英雄王还是执着于留在现世呢?


  “喂……吉尔伽美什。”士郎犹豫了一会儿,终于开口提问,“你到底,是为什么留在这里的呢?按照你的说法,现在这个世界已经没什么你感兴趣的东西了吧。”


  瞥了士郎一眼,看起来英雄王今天心情还不错的样子,居然回答了他的提问。


  “呼唔,为什么呢。”眨着红色的眼睛,脸颊被塞得鼓鼓的,“小鬼,虽然你们破坏了圣杯,但你们的方法和十年前的卫宫切嗣并没有区别,只是破坏了圣杯在现世的形态,而没有停止整个系统。换句话说,圣杯战争,还会开始。”


  “但是现在的你,并不追求圣杯不是么。”


  “并非现在,本王从来都没有对那种东西本身产生过兴趣。但是这东西,似乎会吸引来一切有趣的家伙啊。不管是这一次还是上一次,被圣杯召唤来的家伙,确实可以娱乐到本王。”


  “姆嗯,换句话说就是在期待着下次圣杯战争召唤出来的Servant么。不过就算有下一次圣杯战争,我和凛以及Saber还是会毁了它的,不惜任何代价。”


  士郎托着腮帮子看英雄王像仓鼠嗑瓜子一样快速消灭高级点心,虽然对方说是在期待有趣的人,但能让英雄王执着到这种地步,或许他期待的只是某个人成为Servant被召唤出来的可能吧。在战争结束后的空闲时间,士郎和凛稍微研究了一下这位王的故事。就像坑爹的女体亚瑟王,史诗里的吉尔伽美什和他们认识的这个,也显然不是一个生物。但就像即使是女性,亚瑟王依旧忠诚于她所守护的国家一样,混蛋版的英雄王,也依旧深爱着他唯一的挚友。


  言峰教会的神父用了十年也没能攻略下这位王,Saber虽然被他盯上了并施以死缠烂打的攻势,但也很快失去了兴趣。平常人的话,根本是一点可能性都没有吧,他心中那唯一的位置已经给了唯一的存在。虽然士郎自己一直不太相信那种像广告词一样的话语,但有些东西、有些情感,真的能够跨越几千年的光阴,一直存在下去。


  “唔唔,唔咕唔唔唔……”


  “把嘴里的东西咽下去再说话。”士郎叹息着笑了起来,不知道下一次圣杯再出现是什么时候,但是毫无疑问,在此之前如不出意外,自己还要和这位王共处下去。


  如果关系能稍微变好一点就好了。


  像这样在心中祈祷着。


  虽然英雄王现在不再以杂碎称呼自己很开心,但是那个小鬼又是怎么回事?而且每次叫自己小鬼时那种嘲讽的语调真的让人很恼火啊!


  小鬼怎么了!小鬼也是上过你的小鬼!←敢怒不敢言,卫宫士郎在心中这样嚎叫。


  似乎看出了卫宫士郎内心的纠结,英雄王侧过身子看着他,异常玩味的笑了起来。


  “你那是……什么恶心的笑容啊……真是的。”面部肌肉抽动着的,对着家伙的这张脸,不管是打架还是吵架,来一万次自己就得输一万次,虽然不想承认,少年还是有着这样清醒的认知。


  无奈的叹了口气,士郎伸手抹去对方嘴角沾染的红色碎屑


  “都多大的人了,吃东西还……嗯?”


  擦。


  没掉。


  擦擦擦。


  还是没掉。


  “咦?”


  擦擦擦擦擦……


  吉尔伽美什眨眨眼睛,放下手中的点心,拍拍手掸去残渣,伸出两根手指扣住士郎的手腕,拧。


  “嗷——————!!!!!!!疼疼、疼疼疼疼你干什么啊吉尔伽美什!!!”为了缓解疼痛只能顺着对方的力气整个人都躺到了地上,疼到眼泪都出来了


  “杂种,想被戳成筛子的话,本王满足你。”


  姆——还真是久违了的称呼。


  “以你现在的状态,太勉强了吧。想要开启王之财宝,根本不可能啊。”不甘心的爬起来,躺下后换了个角度看才发现,对方嘴角被自己当做点心碎屑的红色痕迹,居然是个被撕裂开的伤口。说起来刚才就很在意,从围巾上端露出来的细白脖颈上的红色痕迹,看着好像不太对劲。


  站起来看也看不清楚,趁着今天英雄王心情好,士郎壮着胆子伸手拉开围巾——


  “你这是——!”惊骇,惶恐,震怒,一瞬间涌上心头的的情绪让卫宫士郎的声音不自觉的提高了八度,“吉尔伽美什你杀人了?!!!!”


  “……?”英雄王的眼睛相当奇怪而迷惑的斜了过来


  啥?


  他用眼神这么问了


  从脖子的中段一直蔓延到肩膀,渗着血丝的红色斑点在士郎的认知里以及不能被叫做吻痕了,这种程度,被称作伤痕也一点不为过。胆敢把王弄伤又没有主角身份加护的人,士郎实在不敢想象对方的下场会变成怎样。在从活人身上获取魔力这件事上,英雄王可是有着相当不好的前科。之后是凛想方设法说服他不去伤害人类的性命,士郎才一直以来对他放任自流的。


  “所以说把你弄伤的那个家伙他还……?!”


  “活着啊。”


  “……咦?”


  金色的王看着士郎呆若木鸡的表情三秒钟。噗笑。


  你还是童真么?


  毫不掩饰嘲讽中的恶意,那表情传达意思士郎确实准确的收到了。


  是说。有话你就不能张嘴说么么么么?!!!虽然我确实能看你的表情就知道你在想什么!但这样搞的我好像跟你心有灵犀一样是闹哪样!!!扯淡呢!!!虽然这么说!但估计你这种家伙张嘴也没好话所以你还是别说了!!!可以的话,直接去死吧!!!←这依旧是敢怒不敢言的好少年卫宫士郎的心理活动。


  情趣。


  就像辣这个味道其实痛觉但依然可以让人觉得美味一样,性爱中适当的粗暴,也是种非常不错的情趣。况且和某个爱吃激辣麻婆豆腐的神父比起来,这种程度根本连清风拂面都算不上。英雄王的解释让士郎有点搓火,举的例子则让士郎万分恼火。


  “不过会流血的还是算了,那个太疼了。”最后用这样的话坐了结尾


  “姆——!”士郎汗颜,毫无疑问,对方含沙射影的是两人间失败的第一次。


  完败。


  好少年卫宫士郎趴在桌子上,泪流满面。


  女孩子洗澡总是异常的慢,电视剧进入广告时间,房间里还是只有士郎和吉尔伽美什两个人。


  咔咔咔。


  士郎朝声源偏头望去,王回来后在桌子上堆起的食物小山几乎已经被移平。


  没什么好惊讶的,Servant的胃是连着异次元的这件事,在很早之前士郎就知晓了。就算吃再多的东西,柔软的腰依旧柔软,纤细的四肢依旧纤细。嘛,用柔软和纤细这种词去形容男人实在很奇怪,不过抱上去的时候,确实是这种感觉,再找不到其他词形容。


  不管身体的线条也好,还是有感觉时攥住自己手腕的力度也好,虽然体格纤细,但是不管从哪方面来看,都是个男人。为什么自己会沉浸于拥抱男人的感觉之中,卫宫士郎完全不明白。


  不过就像士郎曾经以为自己只会拥抱喜欢的人一样,自己会去拥抱的对象只限女孩这个认知,或许根本就是错的。


  回想起来,本以为吉尔伽美什这样的人在做爱的时候会话多的像乌鸦,不断的嘲讽和调情。但真正做起来却发现,过程中他其实非常的安静,用手背堵住自己嘴唇的样子,在第一次就激发了士郎心中某种不太好的兴趣。


  “唔……”


  脑内闪过了有点糟糕的回忆画面,士郎发现自己身体的温度好像有点上升了。他偷偷用视线瞄着吉尔伽美什,对方正看着电视解决盘子里剩的最后几块饼干。他的脸很美,这点无需赘言,从今天全部打了半价的食材就能看出来。金色的头发一十分柔软,Saber曾狠狠的怀疑过十年前他的头发到底是怎么立上去的。脖子细白,从背后看过去的话,在青春期的少年眼里根本就是情色的代名词。嘴唇很薄,而且血色稀薄,现在嘴角一点红色伤痕,更是增加了某种神秘的诱惑力,再加上现在嘴唇微张把盘子送进嘴里的这个动作……等等!!!


  “吉尔伽……!!!”


  ‘咔嚓——’


  盯着电视屏幕而完全没注意到饼干已经没有了的英雄王,机械性的重复之前的动作,但这次却把茶杯下垫的瓷盘送进了嘴里。并且,很轻松的咬碎了。


  回想起之前在他闭嘴不出声时把手指伸到他嘴里举动,士郎的后背立马起了一层白毛汗。


  “诶?Servant吃陶瓷也能补充魔力么,这我可没听说过。”


  脑袋上顶着毛巾出现在客厅的,凛大小姐是也。


  ……?


  ‘咔嚓——’


  完全没意识到问题所在,带着疑惑的表情,英雄王的嘴里再一次传出了陶瓷碎裂的声音。


  “嗯……”清秀的眉毛皱了起来,然后,带着血的陶瓷碎片被吐了出来。伸出嫣红的舌头,用手指取下嵌在上面的碎片。少量的血顺着嘴角流了下来,在透白的皮肤上留下红色痕迹。


  心跳。


  心跳。心跳。


  心跳。心跳。心跳。


  心跳。心跳。心跳。心跳。心跳。


  心跳。心跳。心跳。心跳。心跳。心跳。心跳。心跳。心跳。


  电视里的人在说什么?听不到,肌肉与隔膜鼓动的发出的声响占据了整个听觉神经。


  “居然等到被划伤了才意识到自己吃的东西有问题,那家伙的味觉退化也太夸张了吧。我说……士郎?”


  “诶?!”回过神来,屋子里已经没有了英雄王的身影,大概是去有镜子的房间确认伤势了。


  “你是我的东西没错吧?”


  “诶?啊,从某种意义上,是可以被你解释成那样没错啦……”


  “那么,禁止你进行不纯洁交往呦。”


  “……啥?!”


  完全不明白远坂家大小姐的突然宣言是何用意,虽然满心疑惑,但以往的经验告诉他,好奇心害死猫,这时候只要回答是就可以了。如果只是凛的心血来潮的话,过几天她就会抛到脑后了。


  嗯!就是这样!


  在心中做了如上推论,士郎开始着手收拾桌子上的残骸。


  “就是知道不可能拥有,美丽的东西还是会让人向往吧。但是,不管多么向往,也要记住那是自己不可拥有的。否则仅仅是去追求,就有可能葬送了自己。”


  “嗯?凛你又看上什么天价宝石了么?不可能拥有什么的,去想办法敲诈一下吉尔伽美什,应该还是有办法的吧?”


  把碎片全都收集到手心中,在起身的时候似乎收到了相当不满的一瞥。


  自己说错什么的么……?完全没有头绪啊……


  走进厨房的时候,隐约听到了‘什么都表现在脸上的傻瓜,我指的可不是这个’这样的抱怨。这又是什么意思呢?依旧不明白啊……


  站在垃圾桶前,士郎看着手中破碎的盘子。


  [嫣红的舌头。]


  [鲜红鲜红的,在白皙的皮肤上留下了痕迹。]


  脑子里什么都没想,身体自己动了起来。捡起染血的碎片,含入了口中。


  明明只是血而已啊,曾经无数次从自己的喉咙里反出来,恶心的快要窒息的铁锈味而已。


  为什么,会觉得如此甘甜呢?


  END.




【拉二咕哒】等待太阳的光辉

宸善:

  第二人称,性别随意,私心打咕哒君tag
  私设咕哒拯救完一个世界(日服)的人理后前往第二个世界(国服),英灵满羁绊系列
  也许以后会有类似的段子
  许愿国服拉二
  
  
  
  这里的旅程结束了,但你知道,你的旅程还未结束。你无法抵抗,也早有预料,但终究还是不舍。
  你与英灵们一一告别,在少女的泪光中站在召唤阵里。
  “你就没什么话想对余说的吗?”
  召唤阵启动时,你看见漫天的蓝色灵子在面前汇聚成了那位法老王的形象,他就站在召唤阵外看着你。身为王者,他不屑于挽留,但眼中的金色却黯淡了少许。
  还有什么想说的呢,该说的在告别时已经说完了。你这样想着,声音却自己从喉咙里传了出来——
  “王,我希望您能来见我。”
  说完,你自己都愣了一下,这可是大不敬,若是在往常,那位高傲的太阳王早就一声冷哼后揉乱你的头发,顺便口头警告一下了。
  “真是大胆啊,果然是余的宠爱让你变得放肆了吗。”
  奥兹曼迪亚斯声音冷淡,却意外没有不悦的意思。你苦笑着低下头不敢看他,身体已经开始化为灵子。
  “不过,也未尝不可。”
  哎?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就安心地等待余的光辉降临吧!”他突然凑近,如同待情人般温柔,“余的master(王妃)……”
  你安心了,抬起头与王者对视,最后的最后,那耀眼的金色深深刻在了你的脑海里。
  是的,我将等待您的光辉降临,就如人类渴望太阳的光辉一样。

一尊烧酒:

Q:在FGO哪只闪闪有可能赢得saber芳心呢? 


金剑超好吃!!!!!!

小笼包汉化:

【FGO/金剑】微博←欢迎关注※诚招组员

和绮礼吵架(??)之后向呆毛寻求安慰然后被治愈的少女闪 

绘师:りん

Pid:29779925

翻译: @corfain 

嵌字: @千山几木 

校对: @Smog 


※仅供交流阅读,禁止商用与无授权转载